三级片网址

楊幫立:百草百藥

2020-02-26

 來源:金麻雀網刊

有一家三代單傳的獨根,把祖母的金戒指戴在了小雞雞上,越取小雞雞越硬,漸漸腫大,戒指陷進肉里,尿尿不出來,小肚子漲得鼓鼓的。家人慕名遠來,先生聽后,抓劑藥讓來者提著同往。來者粗識藥樣,見藥中有金銀花、桔梗、白芷、麻黃、黨參等幾味,應該是解表發汗壓驚之類的藥,一路上心里犯嘀咕。到了,先生讓把藥煎上。等藥煎好慮出熱氣騰騰,先生讓人從深井里打滿一缸水,只見他一手涂上肥皂,一手把扒光孩子衣服,頭朝下將孩子沒入涼冰冰的水中。在孩子撲騰間,在家人驚叫里,他大喊一聲“灌藥!”,孩子出水,金戒指已在他攤開的掌心閃閃發光。


民間流傳的一位老中醫的故事,深深吸引著萬青。不怕路程遠,就怕使上膽,這個暑假社會實踐活動,萬青尋到了白露河下游,站在這間泥巴夯基土坯砌墻松木搭架淮草苫頂的藥房前。藥房坐落在一處遠離社區廢棄的莊臺上,高高的莊臺四周已被挖掘機挖得筆陡,房子似乎巍峨在山頂上。門兩邊白灰上書寫著對聯,上聯是“百草百藥治百病”,下聯已斑駁不清。推門進去,藥香彌漫,頓感神清氣爽。正堂上一幅遺像,并非鶴發童顏,也黑瘦精神。遺像兩邊也有對子:“不焚香不燒紙,可靜心可醫病。”西墻上掛滿幾層色澤明暗相間的錦旗,墻腳下擺放著制藥器皿——側刀、木杵、石臼,壇壇罐罐;東墻上掛著一塊整布,上面縫著一排排藥兜子,有的干癟有的鼓囊。沒有標注藥名,萬青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藥兜子。


“別亂動”,蒼老的聲音明明從門外傳來,抬頭看去,萬青卻感覺像是遺像的嘴角在翕動,一束威嚴的目光,正射向他的雙眼。萬青驚得一身冷汗,奪門而出,正和一位黑瘦的老者撞個滿懷。

萬青使勁感受一下正午陽光的溫度,甩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看著一只蒼灰色的大鳥叼著一條閃著白光的魚掠過老者頭頂沖向旁邊大樹,這才穩住了神:“我是學中醫的研究生,前來拜訪先輩,可否能請前輩講講?”


老者緩緩坐在凸暴裸露的樹根上,深邃的目光馳入時光深處:“他是孤兒,在荒山老林里,吃了幾年草根樹皮野果。毒蛇咬了,挖個草根嚼嚼按上;發燒痢疾,掐點草莖煎黃湯喝喝;頭上生瘡,捋把草尖搗爛敷上……解放了,有人碰到他,問他多大了,他搖頭。問叫啥,答叫草娃。咋叫草娃?答吃草長大的。他癡迷那些花花草草,采洗曬切煎熬,沒白沒夜,大隊開大會批斗他,說他不務正業。巧的是,大隊部來了一位老中醫義診,望聞問切開方子,忙到天昏地暗,丟了一本書,轉過墻角,見一個人撅著屁股臉貼書面趴在地上。老中醫觀察良久,把哆哆嗦嗦的他拉到屋內煤油燈下,隨意翻開一頁,以手遮字,只留圖案。這是?澀拉秧,苦的,能止血。這是?狼尾巴棵,雨拍著了,熬水洗澡能排汗。再翻一頁,他說先生,你不用捂字,我不認字,老中醫嘆了一口氣說可惜了。鄭重的翻到扉頁念道:一切為了人民健康,這兩排紅字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寫的,這書送給你了。他叩頭抱書,守著書過了一輩子。”


“斗膽問一句,傳有一位老中醫一生未娶,村里的女人都是他老婆,是不是先輩?”

“藥熬多了失性,話傳多了失真。有一年秋后,男勞力出工挖河去了,村里流行起寒咳,老少按他的方子治,內服中藥,外部取暖,夜間床前生柴火,白天院里曬脊背,漸漸止住。有天來了一輛小車,幾個穿制服的人,查他的證件,全無,被定為非法行醫,罰款。他說看病多數不收錢。那幫人把他墻上的藥兜子揭走了。我后頭(妻子)來拾藥,追上去扯住藥兜子不松手,一吆喝,婦女們從院里蜜蛾子(蝴蝶)樣飛來,扛幾盤耙,鐵齒朝天堵在了村口。那幫人只好丟下藥兜子,移開耙,車跑老遠撂出一句話‘你們都是他老婆’。婦女們回應‘再敢來砸爛你的烏龜殼。’”


老者起身往屋里走:“他是我大哥啊——臨終時,大哥說,這些年,荒山沒了,灘地沒了,地生病了,藥性變了,人病好治,地病難醫!他生前畫了一部藥書,讓我送給有緣人。你是中藥研究生,拿學校去好好研究研究。”在遺像的笑容里,老者打開一本紙張不一麻線裝訂的厚書,那些花花草草,在萬青的眼里舞起豐茂搖曳著爛漫。


——四屆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選





評  點

中醫是中國傳統三大國粹之一。流傳幾千年的中醫,由于西醫的強勢進入,逐漸式微。這是不爭的事實。


有識之士呼吁:中醫在民間。君不見,民間中醫縱然妙手回春,因為考不上行醫資格證,被視為非法行醫;君不見,多少高等學府培養出來的中醫,離開儀器不能看病,所開藥方不能治病。悲乎哉!


作者簡介

楊幫立,河南淮濱人。作品散見《人民日報》《百花園》《微型小說選刊》等報刊,有作品獲獎并入選語文試題。

上一篇:王輝:春殤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