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楊幫立:爹的手術刀

2019-12-19

來源:金麻雀網刊  金雀坊

 成孝還沒起床,爹打電話催他回老家一趟。
啥事?爹給你備了一道菜。忙得很,一道菜啥時候不能吃?不能等,就今天,你必須回來。爹補充一句,語氣砍斷。
成孝回到白露河岸旁小山村的時候,鳥兒斂著翅膀歸林,爹趕著羊群走在小山溝叢林邊上,一只騷羯胡(小公羊)東頂西撞,跑到成孝面前,前蹄騰空,朝他揚起犄角。
爹甩響羊鞭:等一會你就興不起來了。
羊群趕上了圈。爹翻開一卷牛皮紙,從凡士林間取出一把雪亮的手術刀。
來幫個忙。爹招呼他。
爹從圈里拽出那只騷羯胡,把羊頭塞進兩腿間,夾緊羊脖子:你把它兩條后腿提起來。
這——干啥?給你取一道活菜。
后腿離地,騷羯胡拼命蹬起來。攥腿彎子,把羊身子扯直,再提高點,把腿分開。成孝按爹的話做了,碩大的羊蛋在他眼前晃悠著。爹寬大的雙手合在羊蛋上輕輕的搓揉,囊皮漸漸脹大,透紅透亮。那雙手開始從根部往上擠,把里面那團肉擠在了囊尖處,囊皮快擠炸裂時,爹騰出一只手拿起刀,豎起輕輕一劃,那團肉破囊而出,再橫過一刀,肉囊分離,皮囊空了。
整個過程,成孝一直和羊一起顫栗著。
就這道菜了。爹說。
你爹疼著你呢,一直等你回來才動刀。娘端著血旺旺熱騰騰的羊蛋走進廚房。爺兒倆坐在院子里,敘話,等菜熟。
爹問:你還記得先前爹是咋騸羊的嗎?
成孝的腦海里就出現了殘酷的場景:一只四蹄捆綁在一起的騷羯胡躺在地上,爹從尾部往后掏出羊蛋,一圈圈用厚厚的紅麻皮纏嚴裹實,下面墊起扳倒的木凳子,一木錘夯下去,羊翹一下脖子,急促扎心的叫聲,釋放著無邊的絕望。一錘、兩錘、三錘……叫聲漸漸微弱,直到陰囊里那坨堅實的肉疙瘩,砸得粉碎。在紅麻皮的護罩下,囊皮沒破,兜著里面搗爛的蒜泥一般的肉末,三周五周,吊在羊似乎坍塌的兩腿間,腫得紫茄子似的。

羊遭罪啊,可騷羯胡不騸不行啊,也不吃個草,不是抵這個公的,就是爬那個母的,滿山溝咩咩叫的瘋跑著,跑著跑著,跑丟失了。有次騸羊,來了個江湖郎中,說可惜了一盤好菜。說他有一絕招,既不讓羊遭罪,又能保住這里面的一道好菜。我留他喝酒,酒喝舒坦了,他教了我絕招,送了我一把刀。這把刀好啊,我讓村里不少騷羯胡溫馴了,長大長胖了。
娘在堂屋擺好碗碟盅筷,喊他爺兒倆喝酒。爹說,先喝我這剩下的半瓶老燒,再品品你過年給我送的好酒。成孝連連點頭:好好,爹咋說咋好。
娘的廚藝是南河灣里出了名的,滾水收身,料酒除膻,鹽醋腌制,熱油炸姜,爆炒翻鍋,撒下紅椒絲,美味無窮。
爹啊,我敬你一杯,等新房子裝好了,我把你和娘接到城里住。
兒啊,爹給你瀉一盅,俺家人老數代修出了一個官不容易啊。還記得小時候為一個雞蛋整你的事嗎?
我在二娘雞窩里收了個雞蛋,撒謊說是在草窩里撿的,正好趕上二娘站在門前罵:黃鼠狼嗎,學會偷雞蛋了。你揪著耳朵把我提進二娘家門,一腳把我踢倒,又拉我就地跪著給二娘磕頭認錯。嘿嘿,爹,我這腦袋瓜好使,記得清呢。
記得就好!
爺兒倆,邊喝邊聊,半瓶老燒很快見了底。爹從兜里摸出鑰匙,打開鎖,掀開古樸的木箱蓋,拿出一瓶未脫包裝的酒,直接放在了供桌爺爺的遺像旁。
一瓶酒也沒那么金貴的,喝完了我還給你帶。成孝邊說邊起身去拿。不料想爹一把按住,臉色鍍鉛聲色俱厲:先坐下!
成孝乖乖的坐下,楞呵呵的坐那。
面對你爺,面對八代祖宗,你今兒要把這事說清楚!
爹掏出酒瓶,倒置酒盒,猛一抖動,紅艷艷的票子散落在地上:酒是誰送給你的?酒盒裝錢干什么?你才當了幾天芝麻星子大的官?老子今個不給你騸騸,再加深加深印象,多長長記性,你遲早也是和騷羯胡一樣,跑得我想找都沒地方去!
“啪”的一聲,爹把那把雪亮的手術刀拍在了桌子上。
撲通一聲,成孝跪在了供桌前。一口新鮮的羊蛋,混雜著烈酒從他嗓子眼火辣辣的噴射出來。
                                               ——三屆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選

點評

    成孝的爹哪兒是給他留一道好菜,哪兒是讓他幫忙騸羊,分明是替他割去思想上和行為上的毒瘤。這簡直像極了政府工作的以案促改,手術刀用到了正地方。
    寫反腐敗題材的作品泛濫成災了,但是讓人眼睛一亮的罕見。這篇作品從鄉間俗事入手,娓娓敘述間,平地起驚雷,既意料之外,又合情合理,振聾發聵,發人深省。


作者簡介:
    楊幫立,河南淮濱人。作品散見《人民日報》《百花園》《微型小說選刊》《小小說月刊》等報刊,有作品獲獎并入選語文試題。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