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楊幫立:梔子花開

2019-09-19

 

七年一大祭。李奶奶一手領大的孫女——梔子,在七年前的今天,在放學的路上,洪水爆發,她用書包帶子,把鄰村的小妹妹系在攔水壩坎下的小樹上,自己被洪水卷走了……


李奶奶躺在床上,數著風數著雨數著流走的花瓣。這暴雨來得蹊蹺,猛、急、快。攀在梔子樹上掛掛拉拉的蟲網沖走了,老了的花瓣沖走了,剩下的就是半開的朵兒或裂縫的花蕾,干干凈凈的清清爽爽的。老天爺是來給我洗花的嗎?人睡花醒著,花兒正汲取著夜雨清風曉月攢足勁的開著呢。


李奶奶醒來的時候,晨光正穿過雨露撫摸著水晶般的花兒,一樹的純潔一樹的芬芳。李奶奶洗洗頭,換了一件新衣服,提出新編的桑條筐,拿出剪刀,她要剪下這花朵給孫女送過去。1歲10朵,15歲,150朵。1、2、3……106、107,數著數著,李奶奶數迷糊了,她平時也用不著這么大的數,100以外的數對她來說,是有難度的。哎——她嘆口氣,總是能弄個準數的。看看院門口碧綠的茅草,她有了辦法:剪些茅草,10朵扎一把,15把不就成了嗎?1、2、3……15,夠了。這15束花,似乎把初夏所擁有的香,全都凝聚在這滿滿的桑條筐里了。

李奶奶挎著桑條筐出門了,她去的地方是白露河攔水壩。


她上了公交車。那時若是通了公交,梔子星期回來要是不抄小路……香,真香!公交車拐上了312國道,上來了一群小姑娘,扇動著鼻翼,嘰嘰喳喳的,打斷了她的遠行的思緒。李奶奶不能看到和孫女年齡相仿的孩子,閉上了眼睛。


奶奶,這花賣嗎?一位挑頭的小姑娘收一把零零散散的錢來,有紙票,有硬幣,雙手捧在她面前。李奶奶睜開眼,沒有答話,這群孩子期盼的眼神,擊中了她的痛處。她看著筐里的梔子花,迷惑了好大一會兒,遲疑了良久。她站了起來,一束一束的,把花,分給了她們。她不能再看著這群孩子,抱著鮮花、嗅著鮮花、戴上鮮花、舞起鮮花,喜笑顏開歡天喜地……她推開那雙捧著錢的胖乎乎的小手,扶著車欄桿,穩穩神,逃離似的下了車。


推開院門,一樹的梔子花正朝著她笑呢。好像在她離開的一小段時間里,這些花骨朵正爭先恐后的綻開著。她挪來高椅子搬來矮凳子,把桑條筐掛在椅子靠背上,以矮凳子墊腳,顫巍巍的爬上去,仰面拉彎枝頭,舉起了剪刀。很快,一群花朵,朵朵朝上,整齊的排列在桑條筐里。梔子,喜歡戴梔子花,七周年了,怎么能不給她送呢?

從下車到大壩,這段路她不知道是怎么走過來的,中間還要穿林場,翻白虎崗。下崗的時候,她滑了一跤,桑條筐穩穩的抱在她懷里,花朵安安靜靜的,像是熟睡的嬰兒,一點也沒受到驚嚇。再拐一個彎就到了,她坐在路邊一塊石頭上歇歇,她開始壓一壓她的傷痛,她試著在她僵硬的臉上浮起笑容,像每次在村口迎接孫女放學歸來一樣:奶奶,奶奶,你笑的真好看!


大壩漸漸順直在她眼前:攔水壩中央,一位老師模樣的大姐姐站在前面,面對一群悄無聲息的孩子講著什么,男孩女孩,一個個合手胸前,那合著的手指尖上,盛開著一朵朵奪目的梔子花。老師轉過身去。老師和孩子們一起向著攔水壩下低頭靜默致哀。老師帶頭,學生排著隊,把一朵朵梔子花插在攔水壩外側的石頭縫里,遠遠看去,這梔子花像從紅褐色的石頭里生長出來的白玉,清新脫俗,熠熠生輝。


奶奶認出來那個挑頭的小姑娘,原來,那15束花兒,已讓這群孩子送給孫女了——梔子,梔子,你是一直在活著呢。一股暖流,從心底涌向眼底,潤濕了她的眼眶。

七年沒戴過梔子花的李奶奶,指尖對著指尖,從前額貼著頭皮往腦后緩緩的捋過去,在腦勺攥住了一小把花白的頭發,分成了三股,編起了辮子,每到交叉處,嵌入一朵花。花白的辮子,一串耀眼的梔子花,靜靜的守候在路口,李奶奶要給這位老師,給這群小姑娘,給她的這些孫女們,親手戴上這圣潔典雅高貴的梔子花。


筐里的梔子花探頭探腦的鬧騰起來,五月的陽光行走在白露河畔的草木叢中,叮當作響。

——三屆金麻雀作家班作品選

評  點

這篇小說語言非常細膩,和主人公老奶奶這個形象非常搭。這就說明,用什么樣的語言和你的構思和你的故事密切相關。老奶奶有傷痛,這個傷痛綿長而且深藏內心,刻畫它必然要啟動細致的觀察和細膩的語言,這樣才能把情感展示充分,從而打動人,讓讀者感同身受。

作者簡介

楊幫立,河南淮濱人。作品散見《人民日報》《百花園》《微型小說選刊》《小小說月刊》等報刊,有作品獲獎并入選語文試題。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