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任國棟:兔子湖放歌

2019-04-11

 兔子湖放歌(收獲篇)

      如果說淮南濕地是從淮河里沐浴后,披著霞光走上岸來的美女,那么兔子湖就是她的眼睛。
      兔子湖,位于淮河南岸,居淮濱縣城東南大約六公里的地方。它東鄰期思,北靠谷堆,西屬張莊,南達王店。可謂一湖鑒天心,四鄉盡開顏。它寬約三千米,長約九千米,湖頭寬闊,湖尾狹長,呈西南東北走向,整體看像一條游動的鯰魚。它東南西三面環田,湖頭的北面是一道高大堅固的攔湖大堤,朝水的陽面分兩級被水泥固化,斜坡上時不時能看見從堤面修到堤腳的單人踏步。為人們親近湖水提供了便利;背水的陰面因為沒有水的淹沒斜坡顯得特別陡長。坡面上長滿絨毯毯的青草,青草間開著紅黃藍綠的小花。給堤壩披上了一件美麗的外衣;堤面上是條三米多寬的水泥路,是連接期思、谷堆、張莊紐帶。堤壩的西頭湖梢處修有一道放水的閘口,供灌溉和防洪用的。堤壩的東頭的湖梢處修有一座小橋,橋肚里修的是滾水壩。夏季暴雨來臨,湖面陡長,為了確保大湖的安全,設計者們設計,湖水只要超過警界限就會自然從滾水壩泄出。讓湖水總能保障在一定安全的高度。它的設計顯示出了勞動人民在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的生產生活活動中積累了豐富經驗和無窮的智慧。
       站在堤壩上,向南放眼望去,湖心里煙波中有一個小島清晰可見,島上幾棵垂柳故弄姿態。據說湖水干涸時,小島的外形輪廓酷似一只溫順善良的伏兔。兔子湖因此而得名。可是隨著歲月的更替,湖水波浪不分晝夜的沖擊,這只‘兔子`也越來越小了,說不定哪一天它會消失在煙波中。讓我們帶著遺憾無從尋找到它的蹤跡。
      春天的 兔子湖是朦朧的,明媚的,溫暖的。春雨在這里是最不希罕的,春風一起,它就跟著春風的腳步走來了,像牛毛,像花針,如煙似霧,隨著春風的腰肢扭動,密密得斜織著。湖心的小舟,岸邊的垂柳,遠處村落在細雨的籠罩下朦朦朧朧依稀可見。湖面上微波泛起,一波涌著一波,像織機下堆疊的一匹錦緞。這時你撐開雨傘,漫步湖邊,沿著水泥路在不知不覺中就走進水墨畫卷。
       晴朗天氣,兔子湖春光明媚。湖邊青草地上蒲公英花,紫云英花,薺菜花……開了,黃色的,紅色的,白色的叫不上名字的連接成一片,像一塊展開的云錦。五顏六色,美不勝收。
油菜花開了,金燦燦地,一大塊一大塊連在一起,給兔子湖鑲上一道金邊。這時的兔子湖像一面包著金邊的鏡子。湖水里燕子在觀賞自己的舞姿,白云在欣賞自己的臉蛋。云雀在天空中歌唱,蝴蝶在花叢里伴舞。蜜蜂從一朵花心里鉆出來,又鉆到另一朵花的花蕊里去。
        有時春末夜晚,閃電像鞭子一樣驅趕著黑云,春雷一陣陣從天邊滾過來,春雨就會不住點地下上一夜,湖水漲起來了,得了新水的魚也歡起來。湖的四周一條條水溝,一條條小溪都往湖里下水,魚們成群結隊往上頂水。早上雨停了,湖邊盡是打著傘,穿著雨衣,披著塑料布的逮魚人,有的背著旋網,有的拿著舀子,有的提著魚笊。
        秧田里,斛溝里,塘梢里都是魚。如果你沒有逮魚工具,不要緊,只要你到現場,白手也能撿到幾條。稻田邊水溝長著淺淺的青草,往湖里流淌著的雨水,沒過青草的腰,這時有幾根青草在晃動,一看,是條鞋底大的鯽魚在頂水,趕快!手握到魚尾巴了,又跑掉了,那魚賊驚,噌,噌,噌幾下就竄到秧田地里去了。 

        往前你再多走幾步,一個小水溝水不淌了,有幾條魚旱在泥上,嘴一張一張的。誰能不喜出望外,這可是意外的收獲。于是桌上魚多起來,集市上的魚也多起來。
       夏天的兔子湖碧波蕩漾,荷葉田田,出水的荷花有的高出蓮葉,有的藏在葉下,或飄飄欲仙,或亭亭玉立。千般姿態,萬種風情帶給人無窮的遐想;這一片,那一片的蘆葦,綠葉像一面面旗幟在風中飄揚;蘆葦叢間野菱角秧子手拉手擁擠在湖邊淺水的湖面上,你隨手翻開一棵菱角秧,就會發現菱莖的根部會結出一個綠色四角菱角。一棵秧子能結出三五個來,摘一個嫩的用手剝開皮,把玉一般的菱仁放到嘴里,用牙齒輕輕一咬又脆又甜,滿口余香,回味無窮。雞頭籽含苞欲放,像一支支羊毫正對著天空在書寫結果的文章。
       秋天的兔子湖滿眼是豐收的景象。湖邊的果園里黃澄澄的梨,紅彤彤的棗,紫色的葡萄像瑪瑙。柿樹上掛滿了紅燈籠。稻田里,稻子熟了,金燦燦地,沉甸甸的稻穗低下了頭,等待收割機來招呼它們回家。花生地里,一行行的白胖小子挨挨擠擠躺在地上曬太陽。翻菱角和割雞頭籽小船在湖岸之間穿梭。上滿蟹黃的螃蟹,在稻茬里或田埂上散步。
       初冬的兔子湖有些寒意,可捕撈隊的人們不管這些,他們先把大網沿湖岸張開,再慢慢地合籠。有魚跳出水面,不管它,網繼續往里收,有魚跳起來,有很多魚不停地跳起來。網終于走不動了,網里沒有水,全是魚。鰱魚,草魚,鯽魚,鯉魚,鯰魚,甲魚,……。上斤的,十幾斤的,幾十斤的一網能拉二三十萬斤。九天大雪紛飛,湖岸邊的淺水很快就結了冰,冰上的雪越積越多,越積越白。給兔子湖的脖頸上披上一條潔白的哈噠。準備著迎接著下一個春天的到來。
        早晨太陽升起來了, 這時站在遠處的樓房上觀望兔子湖, 兔子湖是一顆熠熠發光的寶珠,照亮著湖畔人民的幸福生活。

于2019.4.7日


兔子湖放歌(建設篇)

    

         了解了兔子湖現在的人們,也一定很想了解兔子湖的過去。那么就讓我們一起走進歷史,回到五十年前建造兔子湖的輝煌歲月里去。
         七五年兔子湖還沒有建成湖,還是一條上不見頭,下不見尾穿行在荒野中的淌水溝,我們這里人叫它堰。關于它的形成,沒有人知道也說不清楚。它呈西南東北的走向,下向東北方向,經凃營`谷堆注入淮河。上從上游崗引入張莊。早年,這條四季流淌,經年不絕的水溝世世代代地流,并沒有引起人們多大的注意,只是遇到災荒年景,來這里攔壩斛水,逮魚捉蝦人特別多。溝里溝幫生長著茂盛地蘆葦,住在這條水溝旁邊的老人們大多會掐踅子,編涼席。
      這個淌水溝的周圍,期思,谷堆,凃營,張莊都是水稻種植的主產區。對于水稻來說水就是它的生命,這些地區水稻生產常常因天干缺水而減產,甚至絕收。缺水一直是困擾這幾個公社農業生產的難題。在毛澤東水利是農業的命脈的思想指導下,淮濱縣委政府開始思考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生產的辦法。縣委組織召開了各公社書記會議,聽取他們對興修水利的意見和建議。縣委書記劉獻,劉寬人等,深入農村,親臨一線,實地考察。根據各地情況,幫助制定切實可行的施工方案。當他們得知期思張莊之間有一條活水長堰可以蓄水建湖時,他們大喜過望,立即組織水利技術人員對兔子湖圍堰成湖項目進行可行性考證。對這條堰的長度,面積,容量等相關數據進行計算。各方面信息匯總之后認為:如果在期思曹圩楊崗和張莊徐營下營子之間修一條攔湖大壩,將這條堰迎頭攔住。其蓄水量能達到2025m ^3,能滿足十萬畝水稻的生產需要,基本解決了張莊,期思,谷堆,凃營大部分水稻生長用水困難的問題。
        確定了目標,明確了方向,規劃了方案。淮濱縣委雷厲風行,說干就干。在縣委書記劉獻的帶領下,成立了淮濱縣兔子湖水利施工指揮部,由劉寬人任指揮長。其他成員由縣委,水利局及張莊,期思,凃營,谷堆四個公社的主要領導組成。
      指揮部決定兔子湖攔湖壩水利工程項目分三步走:一,動員庫區住戶搬遷出庫區。二,組織期思,谷堆,凃營三個公社民工出義務工完成土方工程。(當時的張莊正修豬拱城電灌站,無暇顧及)三,由水利局負責后期泄洪渠,滾水閘口以及相關配套工程。全部工期計劃八個月完成,即七六年十月初至七七年六底月。
       一說要圍堰建湖興修水利,老百姓高興壞了,都舉雙手贊成。搬遷工作進行地十分順利,住在庫區青年場的住戶都分散到凃營子或湖右岸的下營子和椿樹寨居住。梧桐村大洼和陳營子部分庫區居民也搬出庫區,退遷至兔子湖左岸。移民們有親的投親,有友的靠友,一個星期的時間搬遷工作圓滿完成。
        第一步搬遷工作剛剛結束,第二步攔湖大壩的土建工程施工緊接著開始了。七六年九月中旬,兔子湖工程指揮部召開了兔子湖水利工程全面實施動員會。會議要求期思,谷堆,凃營出動民工一萬二千人,用三個月時間,以肩挑,車拉的方式趕在汛期前完成大壩土方工程。把攔湖大壩修起。
       七六年的十月初,一萬二千名民工背著被子,扛著鐵鍬,挑著鍋碗,拉著架子浩浩蕩蕩進住到施工工地。一時間,楊崗,扣莊子,張營子,下營,后圍等臨線村莊,村前莊后到處都能見到用稻草木樁搭成的 A 字形工棚。
      為趕工期,民工們早上五點鐘吃飯,六點鐘進入工地施工,中午不下班,炊事員把伙食送到工地上吃。下午天黑才收工。工地上紅旗招展,車輪滾滾,人歡馬叫。架子車推土上坡的加油聲,夯實堤壩打鵝的號子聲,勞動競賽的歡呼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老鵝抬起來呀,大家加油干,根基要夯實啊,才能吃飽飯啊!”這是民工們唱的一段打鵝號子。‘老鵝’是一種夯土的勞動工具。就是把石滾立起來,用鐵套把四根木樁成‘井’字形固定在石滾頂部。由四人兩兩相對合力將‘鵝’舉起,再甩手放下,用重力的作用,一夯排著一夯把壩上新上的虛土夯實。十月的天氣已經很冷,有很多往壩上用籃子擔土的民工,露著背,光著肩,身上冒著熱氣。有些用架子車往壩上推土的民工,嫌鞋子破了不跟腳,干脆赤著腳跟著架子車跑上跑下。這種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這種爭先恐后地勞動精神,至今還讓參加過兔子湖建設的人們念念不忘,引以為榮。感動和傳遞給一代又一代的后人。
       七六年的元旦,兔子湖攔湖堤壩工程勝利竣工。七七年五月西明渠閘口和壩東的滾水壩也相繼修成。至此兔子湖大壩及蓄水附屬工程圓滿結束,投入使用。明渠開閘放水試行時,有人說閘口下有一段百十米的渠道為什么不修成直的,讓湖水出口后直接向北流,而是向東北斜行一百米后再向北流。劉寬人沒有解釋,只是笑笑說,地球就是彎,渠怎么能修直呢?大家聽了哈哈大笑起來。
       淮濱人民用智慧和汗水建成了兔子湖水庫,它是一面旗幟,永遠飄揚在淮濱人民利用自然,改造自然,興修水利的事業上。
2019.4.8日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