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張效林:心之三峽

2019-03-22

 兒時,誦唱著李白的《早發白帝城》,三峽那湍急的江流便攫走了我幼小的心靈;上中學時,誦讀著酈道元描寫三峽的美文佳句,三峽四季各異的美景便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底;屈子、昭君及神女峰的傳說,更給巴楚之地涂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令我對三峽心馳神迷。但在那個連溫飽都成問題的年代,去親歷三峽之美無疑是癡人囈語;工作后生活雖稍有改善,但因種種羈絆久未成行。時值公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龍鳳呈祥之時,志高戶外旅行社鉅惠三峽之行,令我怦然心動,不惜丟掉堅守半生的誠實之名,謊稱他事推掉公務,隨“瞌睡”(淮濱戶外旅行社帶隊網名)一道踏上了三峽之旅。歷經大半天的顛簸,當天下午三點多終于抵達了宜昌,住在了龍泉古鎮。此時雖已身心疲憊,但小鎮的異域風情,依然使我們興致盎然,雖說沒有回眸的景致,但一想到明天便可親歷三峽,心中依然興奮難耐。

圖一:龍泉古鎮
第二天吃罷早飯,我們便乘坐大巴前往西陵峽谷,可誰曾想當地的導游是個新手,剛出門就給帶錯了路,繞了一圈才找到正道,可是剛走不久,當地導游又給我們收取新增的夜晚坐船過葛洲壩船費和耳麥的租用費,搞得我們措手不及,還未見到三峽的蹤影,心理便涂上了一層灰色,好在導游最終妥協,先收夜游船費耳麥租用到時自愿,方使我們心情慢慢恢復過來。歷經波折于上午10點左右我們一行終于進入了三峽峽口。登上張飛擂鼓臺俯視長江,依然可以感受到昔日三峽的烽火硝煙,站在“三峽起始點”的巨石旁,我在心底自豪的吶喊:“俺老張來了!”

圖二:登上張飛擂鼓臺俯視長江
隨后我們跟隨導游來觀看表演,雖然排隊等待令人心焦,但一想到三峽豐厚的巴楚古韻,心中便充滿了期待。可誰曾想好不容易來到現場一看,演出舞臺很小,而游客又很多,坐在后面根本看不清楚;再者,演出時間很短,內容單薄,令人大失所望。但一想到我們馬上就可以坐船去游覽三峽壯美的風光了,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跟隨導游轉了轉周邊的小景點。接近中午時,我們終于登上了游輪,此時,我心情無比的激動:我渴盼半生的船游三峽之夢馬上就要變成現實了,我終于可以盡情的擁抱三峽,飽覽三峽壯美的景色了!隨著游輪緩緩的向西行駛,我的心也隨之向前漂移: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泓碧綠而平緩的江水,兩岸的山勢也比較平緩低矮,并未見酈道元筆下的“重巖疊嶂”、“隱天蔽日”之景象,船行駛在江面上就像是行駛在平靜的湖水中一樣平穩,沒有一絲波瀾,這哪里有古人筆下的激流險灘?更無“蒼蒼兩崖間,闊峽容一葦”的峽谷之感!難道這就是讓我魂牽夢縈繞的三峽之旅?我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無奈游船即將結束行程,我也只好跟著行人悻悻的踏上了江岸。好在導游過來安慰我們,夜晚乘船過葛洲壩之游絕對讓我們不虛此行,我們便又跟著導游去游覽白馬洞。去白馬洞尋找“白馬”要經過洞中的一條地下暗河,我們乘一條小木船在洞中緩緩行駛,洞中朦朦朧朧的燈光給白馬洞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我們一行好像是探險隊一樣在洞中踽踽前行,更有哪位好事者故意把小船踩得東搖西晃,惹得膽小的美眉驚呼“壞蛋”!洞中的樂趣暫時沖淡了中午船游西陵的遺憾。

圖三:船游白馬洞
傍晚我在美食街草草的吃了點晚飯,便急忙趕到碼頭,可來到大廳一看,別的團隊都在發票準備登船,可我們的團隊還未見一人,急得我驚呼:“人呢?”原來他們還在那里海喝山吃,當等到導游到來拿到船票時,我便第一時間向游船沖去,可來到游船一看艙位都已坐滿,我便隨一部分游客來到三樓夾板上,卷縮著身軀忍受著夜晚江風的侵襲。好在這里視野開闊,能直觀船過大壩情景,而我又不是那么嬌貴,凍就凍點吧,俺老張認了!游船的緩緩向前行駛,江面朦朦朧朧,江邊零星的小船,燈光斑斕點綴其間,使長江平添了幾分妖嬈,兩岸的高樓大廈流光溢彩,彰顯出現代三峽無盡的繁華,撲面而來身著盛裝的跨江大橋,讓人的眼睛撲朔迷離,她好像是故意貼近你的雙眸,向你夸耀她華麗的服飾,讓你羨慕她那美麗的肌膚,我的心醉了。

圖四:兩岸的高樓大廈流光溢彩
是啊!今日的三峽,早已告別“高猿長嘯”、“哀轉久絕”的悲涼景象,代之以河清海晏、五彩斑斕的繁華盛世。正迷離間,游船進入了葛洲壩,隨著船尾閘門的關閉,閘門里的水位迅速上漲,游船也隨之從閘內底部快速升至頂部,讓我們真切的感受到了“水漲船高”的情景。接著閘門徐徐向兩邊打開,游船平穩的駛出了閘門,沒有絲毫顛簸。哦!正是葛洲大壩的建成,抬高了西陵峽的水位,昔日“白狗次黃牛,灘如竹節稠”的情景已不復存在,三峽的航道得到根本性的改變。啊!葛洲壩——三峽第一壩!你安坐于“三江”之上(此地葛洲壩、西壩兩島,把長江分為大江、二江和三江),控制著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長江流域,調節長江水流,造福炎黃子孫。葛洲壩——我為你點贊!夜里,我美美的做了一夢。

圖五:身著盛裝的跨江大橋撲面而來
第二天,我們乘車前往三峽大壩,途中導游帶我們進了一家購物店,導購小姐巧舌如簧,哄得我不惜借債和眾人一道“買”了“一堆”螺旋藻。因購物耽誤了太多的時間,臨近中午,我們還沒見到大壩的影子,加之我心里一直在盤算著回去如何向“領導”(妻子)交代,心情頗為不爽。但俗語云:“貪小便宜吃大虧。”誰讓自己修行不足,凡心未除?想到這里,我便在心里默念著蘇子瞻的詞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漸漸地撫平了我那顆受傷的心。時值中午,我們終于來到了大壩景區,遙望大壩的雄姿,心中的霧霾頃刻煙消云散。登上大壩觀景臺------壇子嶺向左眺望,大壩像一條巨龍雄踞于峽谷之中,震懾著桀驁不馴的長江;回眸向壩內望去,江水浩渺無際,江面平坦如鏡。若不是回身看一看壩外的一帶江水,你真的感覺自己身處平湖之上。對面秭歸屈原移祠,遙遙的向我們招手,它也在為今日中華之壯舉而驚嘆?我想:此時天國的屈大夫一定在慨嘆自己生不逢時,同時也為今日荊楚之強盛而感到由衷的欣慰吧。站在三峽截流紀念園從正面直視大壩,他像一把碩大的鍘刀,攔腰把長江切斷;他又像一條粗壯的韁繩,牢牢的縛住了長江這頭烈馬。整個樞紐由大壩、水電站、通航工程等三大部分組成。工程歷時十多載,投資近千億,創造了三項世界第一;集防洪、發電、航運、旅游、南水北調、供水灌溉等功能于一身;造福當下,澤被后世,是中華民族創造出的又一個偉大的奇跡!昔日一代偉人描繪的“高峽出平湖”的藍圖,在今天真的變成了現實!中國人民由站起來了逐步走到強起來了!

圖六:高峽出平湖
夜晚,坐在回鄉的大巴車上,我心潮起伏,感慨良多。我們游覽的雖然只是三峽的一角,但它足以讓我一斑窺豹:我心中的三峽被徹底顛覆,文人墨客所描述的三峽原始風光已漸行漸遠;但我并不覺得遺憾,因為我看到一個正在崛起的東方巨龍的繁榮與強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正在闊步向我們走來!也許有人會說,大壩的興建,破壞了三峽原始的生態,后人將再也欣賞不到古人描述的三峽瑰麗的風光,一些物種也將瀕臨滅絕的境地;但三峽水利樞紐畢竟是造福炎黃子孫的國之重器,功在千秋。歷史總是要不斷向前的,一切事物都是要變化發展的,三峽同樣不會停留在文人墨客的筆下。我相信在習近平生態文明的發展戰略思想指引下,更多的“三峽工程”會更注重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還自然于寧靜、和諧、美麗。想到這里,我的心底又漸漸植入了一個暫新的三峽……
淮風楚韻書于2019年3月13日凌晨

圖七:站在三峽截流紀念園從正面直視大壩

張效林,男,出生于1963年11月14日。1986年畢業于信陽師范學院,先后在淮濱二高.淮濱一中.淮濱縣中等職業學校工作。中學高級教師.中國教育學會語文課堂研究中心研究員.河南省職業教育學會網絡通訊員。曾在?河南教育?.?大河報?.?中學生報?.?語文教育園地?.?信陽日報?等發表文章數十篇。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