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淮河·淮濱·信陽人

2018-09-15

三级片网址 今日淮濱   王西亮

   淮河,之于信陽人,她是真正意義上的母親河,千里長淮,有三分之一的身姿,曲折迂回于古申大地。淮濱,顧名思義,系因淮河而名之;而說起信陽人,因行政區劃的隸屬關系,其內涵上當然也包括淮濱人。這就是淮河、淮濱、信陽人三者的邏輯關系。
淮河滄桑古風
    近代人心目中,淮河比起她早年歲月中的名氣小多了!時光回溯40個世紀,殷商時代的甲骨文中就有了關于淮河的記載,《尚書·禹貢》說“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爾雅·釋水》首有“四瀆”之說,曰:“江、河、淮、濟為四瀆”,將淮河與長江、黃河、濟水并列。瀆者,獨流入海之水也,即從發源地到入海口,自始至終有自己的河道,未借助其他渠道注入大海。古人對山川河海有濃重的自然崇拜情結,《禮記·祭法》曰:“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視三公,四瀆視諸侯。”漢代宣帝時,開始把四瀆列為國家祀典。可見,淮河在古代中國水系中名氣之大、地位之高、位置之重要。
    淮河源頭在南陽桐柏山淮源鎮太白頂北麓,流經鄂豫皖蘇4省40市181個縣(市、區),至江蘇響水縣云梯關入黃海,主要支流有浉、汝、穎、沙、淠、渦、渙、汴、瞧、泗等,全長1000公里,其27萬平方公里的流域內人口約1.8億,密度居于全國各大江河流域人口密度之首。
    淮河在北宋以前,一直是以一條益水福河聞名的。淮字,辭海上解釋:從水,從隹。隹,本意“鳥兒”,特指“鳥頭”,引申為“最、高、尖、精”,水隹合起來為“至清之水”,即最好的水、最清的水!由此可見淮水年輕時的綽約風姿。
    而沿河居民流傳千年的“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以及淮河之濱另一大縣息縣之“掏錢難買息縣坡,一半干飯一半饃”的民諺,也充分佐證了歷史上淮河流域作為魚米之鄉曾經有過的富庶和美麗。直到公元1194年,即南宋光宗紹熙年間,黃河在陽武(今原陽,當時屬金人治下)決口,吞沒封丘,一路南下,由淮陽縣城東南侵入淮河,不僅強行顛覆了原來河道,而且從根本上改變了淮河的水貌水質,才使得一條溫馴清柔、普惠民生的佳水益河,漸次淪為十年九災的害民之水。千百年來,兩岸人民飽嘗了水患帶來的無窮痛苦。
    對于淮河的治理管理,最早要上溯到大禹治水。大禹治水先從治淮始,而治淮則自淮源之桐柏起步,史上一直流傳著大禹三到桐柏治淮引發了“禹王鎖蛟”的傳說。這個傳說最早始于唐代中后期文學家李公佐(《南柯太宗傳》的作者)的《古岳瀆經》之《李湯》一文。文中記載了大禹降服淮水之魔無支祁的故事。
    當然,談及古時治淮的功臣,不能不說到信陽淮濱人、楚國名相孫叔敖。孫叔敖生長于水鄉澤國,自幼即深感淮水之患給鄉親們帶來的災難之重,所以一直非常注重研究治水之策,因其早年在家鄉曾“決期思(小諸侯國,今屬淮濱縣期思鎮)之水,而灌雩婁之野”而被楚王知人善任,委以令尹(宰相)之位,讓其主持治水大計,孫叔敖不辱使命,傾家盡資,歷時數載,最終修成被譽為“水利之冠”的古代中國第一座大型水利工程——芍陂,也即今日之安豐塘水庫。“芍陂周三百二十里,徑百里”(《元和志》)。如此規模,即使以今天的眼光,也足以謂之工程浩大了!這一工程不僅緩解了水害,而且灌溉農田萬頃之多。2600多年過去了,至今仍在發揮著積極作用,恩澤當地百姓。
    新中國成立初期,國事紛呈,百廢待興,但新生的人民政權對民生事業十分重視,作為執政黨——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袖毛澤東,對大江大河的治理更是高瞻遠矚,關心備至。1950年夏秋之交,淮河發生全流域大洪水,淹死了不少人,當毛澤東聽到不少群眾為躲避洪水爬到岸邊樹上又被毒蛇咬死的災情匯報時,老人家禁不住流下了淚水。這位終身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人民領袖,下決心要以共產黨人改天換地的雄心壯志治理好淮河,“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成為舉世皆知的偉人情結,即使歲月流逝了大半個多世紀,但今天在淮河兩岸幾乎所有的標志性水文建筑物上,這幾個龍飛鳳舞、蒼勁有力的毛體字依然隨處清晰可見。
    不難設想,在共和國成立之初,有多少國內外大事、要事需要處置、應對,朝乾夕惕、日理萬機,對毛澤東來說,毫不夸張!但在不到兩個月內,他竟對一條河流的治理工作連續批示4次,且內容十分具體,用語一次比一次急切,可見這個事情在他心目中該有多么重的分量。可以說老人家對祖國江河湖海的治理,讓水患盡快變為水利這一理念,是中國共產黨為民情懷的最直接、最集中體現。
淮濱舊貌新姿
    作為古蔣國故里的淮濱,1952年的建制縣,當今中國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之一,她是千里淮河、近30萬平方公里流域中唯一的、以“淮河之濱”之意直接取名的一個縣。而以居于呈上(游)、啟中(游)、通下(游)的特殊地理位置,在淮上文化的大格局里,有著許多不得不說的沉重話題。
    淮河在今天的淮濱人心目中,感情是復雜的,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縣城環抱著淮河大堤),千百年來,每次淮河水災,淮濱都無一例外的飽受其害,在一代又一代淮濱人的記憶里,每逢淮水泛濫,惡風激水,濁浪滔天,陸地行舟,屋頂當床,全域百姓,惶恐之至,而墻倒屋塌、尸體相藉,洪水過處哭聲高,農工土商被迫流離失所,輾轉他鄉的悲劇,幾乎三年兩頭就要在這片土地上重復上演。淮濱當年有個公社,名曰“船民公社”。船民即船家,也稱水上人。淮濱的水上人在新中國之前成分相當復雜,因為水通東西,舟接八方,一河淮水,四海鄉鄰,沿淮諸省的難兄難弟,同是天涯淪落人,為了生活,四處奔波,以一葉扁舟,相聚相識,結成患難與共的親朋好友,長年累月漂泊于水上,飽經風吹日曬,浪擊雨打。
    當然,任何地方都有上、中、下,左、中、右,水上世界也不例外。這些水上人雖然屬于世上“三苦”之一(民諺:世上有三苦,駛船、打鐵、磨豆腐),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因占有財富和因財富決定的社會地位不同,澤國里也劃分出三六九等。最末等的船民過去則是靠賣苦力為生,屬于“死了沒人理、狗肚子當棺材”的窮苦人、下等人!不過,盡管水上生活千難萬險,如上刀山,但同三年兩災的陸上日子相比,放船行舟畢竟有一線活路和生機。所以,歷朝歷代的淮濱人,仍有相當大的群體以船為家,以水謀生。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初,依然有為數不少的人漂泊在淮水之間。土地改革之后,這個特殊的群體開始離水上岸,在河畔組建了互助社、高級社,再到1950年代末期的人民公社(現已改為順河街道)。歲月更迭,人事滄桑,永遠磨滅不了的是船上人家一代又一代苦難艱辛的血淚記憶!而交航淮航——當年的水上人的子孫后代,多少年來,依然在為富裕日子而東奔西走,辛苦奮斗。這個特定領域,特殊年代,留下的特別群體,有著太多的歷史和故事,讓后人回味和書寫!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66年建縣的歷史,66個春夏秋冬的時序更迭。今天的淮濱早已換了人間。縣委、縣政府近年來傾力打造的“走讀淮河”文化園項目,讓人一日走完千里長淮,這是詩人的語言、詩意的愿望,更是干事創業者擔難、擔責、擔險的擔當意識體現!現任縣委書記曾輝,一位1970年出生的佳人才女,一步一個腳印,如今已在縣委書記職位上摸爬滾打了近4個年頭,治理一個縣級事務的經驗和駕駛全局的才力早已游刃有余。而她的搭檔,縣長梁超,曾是我相識相交20年的諍友良朋,其工作經歷可謂爬山過嶺,閱歷豐富,二人的珠聯璧合。一屆又一屆縣委、縣政府領導班子的辛勤耕耘,書寫了新時期淮濱人樸實無華的奮斗篇章,繪就了淮上江南、夢里水鄉的如詩畫卷、美好愿景!
    如今,昔日的水淹洼地,早已是城內高廈林立,百業興旺,黃發垂髫,怡然自樂;城外清水東去,百舸爭流,落照晚霞,漁歌唱晚的宜業、宜居圣地仙境!而伴隨著千里長淮第一港的全方位建設,淮濱這個曾經的沼澤地,將會成為中原水上絲綢之路無可替代的重港要塞、航運樞紐。
信陽豫風楚韻
    淮河雖然桀驁不馴,動輒就使性子給沿岸百姓一些顏色看看,但也并非撒向人間都是怨!她向世人展示更多的一面,則是她的謙虛和溫柔,這就是:包容。
    有一個小常識,卻每每被不少朋友誤解:這就是為什么鄭州、開封與黃河近在咫尺,卻不隸屬黃河流域而納入淮河流域范疇?對此,我們拿起淮河流域水系地圖仔細看看就可釋疑解惑了。因為一個地方和城市屬于什么流域,不是以其距某條江、河的距離遠近為標準,而關鍵是要看這個地方和城市的水流流向什么地方?注入哪條河流?流入長江則屬于長江流域,流入黃河則屬于黃河流域。而淮河近30條支流中,上游幾條大的支流如潁河、渦河俱皆自鄭、汴南下,注入淮河,所以鄭州、開封兩大中原名城,雖然頭枕黃河大堤,腳踩九曲回腸,但硬是被600里之外的纖纖淮水,從黃河懷抱里爭奪過來,攬入自己胸中,這就是淮河的襟懷!這就是淮河的包容!
    河納百川,不辭細流,淮水的清澈、大美和包容,孕育了博大精深、內涵豐富的淮上文化,而信陽人因淮河特殊地位的原因——800毫米等降雨量線以淮河秦嶺為界,把我國自然氣候分隔為南北類型;南北文化在此融會貫通,形成了大度、包容的楚風豫韻。
    有人說,信陽這個地方獨特就獨特在她的包容并蓄,厲害也厲害在她的包容并蓄!無論是人文地理,世俗百相,東來西去,北下北上,只要路過信陽,都無一例外地在此停留,通過信陽水土的浸潤,打上大別長淮的符號,如建筑風格、飲食習慣等,都會在這里被浸染、被同化,融入信陽元素,最終成為信陽面貌。如武漢人發明的小吃熱干面,路過信陽向北方傳播時,就被信陽加以穿靴戴帽、改頭換面,通過整容變臉,把原本干散硬朗的武漢堿面,配加上各種佐料和湯湯水水,變得溫柔細軟,更加可口,甚至佐以牛肉等葷類佳肴蓋澆面上,硬是把昔日簡簡單單的信陽早餐小吃搞得豪華奢侈,充滿誘惑,令持有熱干面發明權的武漢人對此三分詫異,七分欽羨!所以,提起熱干面這個獨具風味的小吃,就有一句話:發源于武漢,發展于信陽。
    又如民居——這里不說城市,因為如今的城市越來越像城市了,全國幾乎所有的城市,包括很多縣城,如同“城市”這兩個漢字結構一樣,悉數變成孿生多胞胎,千篇一律、千人一面。人們每到一個地方,如果不是車站或酒店等標志性建筑物上的那些匾額名稱,根本讓你難分彼此,不辨東西。而民居體現的則不是城市建設的官方思維,她是草根階層的自創自選動作。傳統的民居是先人智慧和勤勞的結晶,美麗的民居是有生命的,她構成了我們遙遠的鄉愁,承載著古樸的農耕文化氣息。
    鄉愁,其實并不抽象和復雜,許多時候,一間老屋、一棵古樹、一條舊街,甚至一方青磚、一片灰瓦,就會喚起我們內心深處的鄉愁。信陽的民居,當然是五湖四海信陽人心中的一份沉甸甸的鄉愁!她既有北方宅院的簡樸厚重,也有南方、主要是徽派建筑風格的雕梁畫棟,但她既不是徽派的夸張裝飾、碩大木梁,嶺南式的小巧玲瓏、淺淡自由,也迥異于北方四合院為代表的方位端正、標高劃一,而是注重與自然環境的融合搭配。灰石鋪地,青磚砌墻,立木廊柱,飛檐龍吻,紅漆大門,鏤花窗格,頂似燕尾,上置瑞獸,鄰設防火山墻,院內四方天井,外建狗頭門樓,門兩側一對石垱,門前建照壁、立石獅……這些特征即是信陽民居的基本構型。如第一批公布的中國傳統古村落、距今700多年的新縣八里鎮丁李灣民居,以石基、青磚、灰瓦、白墻、高門樓、馬頭墻、天井院、石刻瑞獸護門碑、室內正堂四角裝飾銀鈴為特征;淮濱張莊鄉葛家祥老宅,系清代建筑二層結構,墻體青磚砌就,屋內全部木質結構,地面則是石材鋪成,樓梯二層地板及立柱、頂部全系優質木材;再如新縣郭家河范朝利(開國中將)、范朝福(開國少將)兄弟二人的故居,屬于典型的南北風格兼有的豫南民居:高大的吞字門樓由雕琢精細的八塊花岡巖石砌成,門樓上部開出六邊形鏤窗,正屋頂部為燕尾山墻,用多層疊磚和菱形磚雕出封檐……這些村落民居,古樸渾厚中孕育著鐘靈毓秀,含英咀華時輝耀著山光水色。
    的確,這樣獨具特色的風物,這樣優美舒適的環境,是大自然賜予信陽人的物華天寶,在此中休養生息,或官或民,確實是莫大的幸運和幸福!
    信陽人的包容還體現在對外遷平民和外派干部的接納和認可上,多少年來,無論外地人來信陽旅游消閑,還是經商創業,抑或從政為官,信陽人都表現得非常有君子之風和雅量之度。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信陽黨政官員從1949年的大批南下干部履職開始(當時市縣區鄉黨政主職,幾乎百分之百的是非信陽籍人士),至今,黨政主職更替20多屆近百人。但信陽人都能心悅誠服地接受和支持,從無絲毫的排外與抵觸,真正地做到了“五湖四海成知交,相親相近一家人”。
    人口的變遷,民族的融合,文化的交流,鄉風民俗的貫通,構成了古老的申城,也催生了今日的信陽。這些歷史的風云際會,也許就是信陽人民風古樸、性格恬淡、儒雅中不乏豪俠,睿智中透出狡黠,既有“親兄弟明算賬”的較真,也具“人情來了揭鍋賣”的仗義;既有打掉牙齒吞肚里的隱忍,更有該出手時就出手的壯舉!
    這就是信陽人,這就是淮河水滋潤出來的信陽人,這就是淮上文化熏陶出來的信陽人!
    王西亮:1961年12月出生,河南省信陽市平橋區人,1981年以來,在《南方周末》《作家報》《記者文學》等近百家刊物發表作品200萬余字。已出版小說《孽恨》,雜文隨筆集《昨夜星辰》等3部,系河南作協會員,信陽市作協理事,信陽市雜文學會副會長。現任中共信陽市委改革辦主任。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