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大象恩仇記

2018-07-28

作者:符慶國

      我們春蘭同學,她的女兒阿杏從遙遠的非洲大陸飛回來了,這是她離國五年來第一次休假探親。她是從中國援建貫通坦贊鐵路而新鋪設的肯尼亞“蒙內鐵路”工地上回國的。女兒的到來,讓春蘭同學高興不已,她決定以此為契機,請我們同學相聚一次,以此顯擺一下自己有出息的女兒阿杏。席間,我們這些老頭和老太婆們不免好奇的探詢一下那非洲大陸的奇聞怪事。比如“東非大裂谷”、永不停歇的“火山巖漿湖”、“百萬角馬大遷徙”、“河馬斗鱷魚”等。阿杏面對長輩的詢問,撩了一下長發,高興而不慌不忙地說,叔叔阿姨們,我今天可滿足不了你們的提問,因為我是帶著祖國的重托去參加“蒙內鐵路”建設的,所以我只能談談我見到的一些事。確有一件與動物相關的非洲大象報恩的故事,這是一件令我終身難忘而親歷親為的感人故事。

    我有幸參加了中國援建非洲從肯尼亞內羅畢到蒙巴薩的鐵路,它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短短五年,讓我見識了中非幾十年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誼。一條“蒙內鐵路”的建設,連通了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援建的“坦贊鐵路”,并擴大了周邊很多非洲國家鐵路的連通,如盧旺達、烏干達、贊比亞、莫桑比克、布隆迪、剛果(金)等。使這些國家的對外物資貿易交流,通過坦贊鐵路經“蒙內鐵路”到達肯尼亞的蒙巴薩海港,實現了這些國家鐵路與海路的連通,實現了他們的物資與海外的交流,其經濟價值不言而喻。實現了與中國的“一帶一路”溝通的非洲夢想,更加緊密地發展了中非友誼的紐帶。在援建“蒙內鐵路”工程建設中,我和我的土木技術組負責一段護坡工程。這段護坡工程的鐵路段計三十余公里,所謂護坡即是將鐵路兩側的山坡用水泥結合沙石將坡上土壤鎖住,防止土石在雨季大雨時流失而造成泥石流或滑坡,使之沖擊鐵路的嚴重后果。為了加快工程進度,中方決定讓肯(尼亞)方招募200個肯尼亞人參加護坡工程。我們施工的路段地處非洲有名的稀樹草原,村莊少,人口也少,但當地有“保定村”。為什么叫“保定村”呢?據當地人介紹,中國河北保定有一位農民企業家劉建軍到非洲發展農業,通過中國的農業技術和土壤改良,讓參予的農民獲得了種植技術,年年取得大豐收。特別是以玉米為主食的莊稼,如大豆、谷子、高梁等。在發展糧食作物的同時,他幫當地農民傳授果疏種植,使當地農民品嘗到中國品種的南瓜、西瓜、冬瓜和白菜,芹菜及李、杏、梨、桃等。后來劉建軍又在當地農村開展“新農村建設”,改善住房條件,建設農村公廁。這樣一來,茅草房變成了磚瓦房、水泥房,舒適的住房和衛生條件的改善,讓當地疾病減少,如此幸福的生活,讓當地農民非常感謝劉建軍。為了表彰他的豐功偉績,當地農民把改造后的村莊更名為“保定村”。這事一傳十,十傳百,一下子傳遍了非洲大地。有些非洲國家的總統慕名親自來請劉建軍去他們的國家建設“保定村”,現在中國的“保定村”遍布非洲。于是,非洲族群部落酋長召開大會,決定授予劉建軍“非洲聯合酋長國大酋長”榮譽稱號,授金質聯合大酋長王冠一頂,并獲加冕儀式。使劉建軍成為獲此殊榮的世界第二人,第一人為美國總統克林頓。

    我們施工路段經過幾個“保定村”,他們以農為主,穩定的“保定村”生活,沒能讓他們參予到“蒙內鐵路”建設中來。但他們對中國人很友善,見到我們總是豎起大拇指說,我們“保定村”。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參加護坡工程的工人,經過中方短期培訓就上崗了。經中肯協議,工資以計件獲取勞酬,完成護坡每平方米計酬312先令,約合人民幣20元,一個有熟練技術的護坡工,每天最少也能完成20平方,快手可達30平方。考慮到肯方工作技術生疏,所以計酬工資算是最好的。在施工中,中方技術工人也參予到勞動中,主要是起到示范和表率作用。肯方工人則漫不經心,或敷衍了事,每天完成不足3-5平方。由于肯尼亞有很多動物自然保護區,這段鐵路離保護區很近,喧鬧的機器聲和人聲讓動物們很煩燥而懼怕,如獅、豹、野狗、兔子、羚羊、犰狳等,它們一接觸工地便一閃影就不見了。但有一種動物例外,它就是大象。由于肯尼亞人對大象崇拜和保護的好,所以只有它們常常漫步于工地周圍,它們悠閑地啃食青草和稀樹草原上的金合歡樹葉。忽然有一天一只小象在工地上游走,看來,是一只與象媽媽不小心丟失有關。小象不怕人,徑直向人群走來,大家不知如何是好。當地人向我們介紹說,小象或羚羊之類的幼小生命出于自我保護的本能,往往會向人類求救,今天這只小象的行為即是如此。我們本地人見怪不怪,一般不予收留,如果你不喂它,它會自己走開去。其后果不是餓死就是被其它食肉動物吃掉。因為要收留它,需要用錢買奶給它喝,誰也不舍得。中國人由于受到姚明的一句宣傳詞,“沒有買賣便沒有殺戮”的影響,特別在異國他鄉,能與野生動物互動,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我們的領隊和工人都表示愿意收留小象,不能讓這只小生命自生自滅。人們拿來牛奶、香蕉等食品爭相飼喂小象,小象見有吃的,很快跑過來,大口吸食牛奶和啃食水果。肯尼亞人說,如果你們真想收留它,但不要限制它,讓它來去自由,這地方有吃的,它還會來,它也不會走遠。果然,這只小象來來去去,吃完早餐吃晚餐,還圍著中國人撒歡奔跑,來去自由。到了第三天早晨,一只大象出現在工地上,小象聽見大象媽媽的呼喚,立即從早餐的豐盛宴席中奔向大象,并引導大象向它剛則享受的早餐席上奔去,大象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跟著小象奔去,大象見到滿地水果和牛奶桶,便也大吃大喝起來,吃飽喝足后,它仰頭向中國工人發出“嗚哇—嗚哇”感謝的象族語言,爾后便領著小象,一路顛跑,消失在廣袤的稀樹大草原。中國人收留非洲小象出現戲劇性的圓滿結局,讓中國人再次感觸到非洲的神奇,也讓工地上的非洲人認識到中國人的善良品質。

    好事還沒成雙,麻煩事卻出現了。這一天,擔負護坡工程的肯尼亞工人突然離開工地不見去蹤,正在中國領隊疑惑不解時,遠處傳來了呼喊聲。只見約有500多人的隊伍高舉長矛、鐵鎬之類的武器和工地上常用的工具向工地領隊辦公室涌來,并高呼著我們聽不懂的“斯瓦西語”。通過翻譯,我們得知,這其中200個肯尼亞擔負護坡工程的工人嫌一個月收入低,少則才27000元先令(給1800元人民幣),多則也就46000先令,合人民幣3000元,沒有達到他們預想的92000先令(合人民幣6000元),得知這種情況,中方領導和計工的我通過翻譯向他們解釋道,護坡工程是以平方米計件獲取報酬,多勞多得,這是有協議的。但他們就是不聽解釋,這種無理取鬧的行為方式連肯方的翻譯也看不去了。中方領導沒有辦法,只好說,如有不同意見,可以協商解決或走法律程序,誰知他們更不干了,只呼叫嚷嚷要提高收入,不計件,要一個月拿到92000先令。中方提出,如果繼續這種無理要求,你們可以不干,我們可以從其它國家另行招工。誰知此話一出,更惹得他們招呼亂叫,個別帶有獵槍的人反而鳴槍威脅,想以此種氣勢壓倒中方工程領隊。雖說理在我方,但此種氣勢也讓中方領隊和負責護坡計工的我始料未及,雖說可以請示上級,但現場局面失控或釀成事故,也是一件非常糟糕和不愉快的頭痛事。正在大家對如此爆發的場面束手無策時,忽見遠方稀樹草原上方煙塵滾滾,大有沙塵暴飛至之勢,只見雙方人馬頓呈目瞪口呆之相,當大家尚未反過神來,突然從沙塵滾煙中殺出10幾只扇耳戳牙的大象群來。那10幾只大象直奔鬧事的肯方工人群中沖擊。肯方鬧事的工人見此陣勢,哪還有當初的勇氣,早已各自逃命而去。有的奔向道路兩邊的高地,有的鉆進樹叢,反正一忽兒這500多鬧事的人早已不見蹤影,那10幾只大象一直往前沖,隨著煙塵飛揚,那10幾只大象也隨煙塵不見了。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事又出現了,人們驚魂未定,慌亂之時,遠望大象過后的煙塵中,又一片黑壓壓的影子向這邊走來,伴隨著呼喊聲比起彼伏,似有千軍萬馬,人們屏住呼吸,那呼喊聲一聲高過一聲,“加(依)美”,“加(依)美”。也不知何意呀?原來是附近幾個“保定村”的村民約有幾百人都一齊展示出中國國旗,一邊高呼“斯瓦西語”(muca ya mawe!) “加(依)美”(中國!)。這場面太震撼了,太感人了。大象的出現,解決了一場一觸即發的難題,“保定村”的村民又來支持和安慰中國人。這動人的場面,讓我們又一次感觸到來自非洲人民的友誼。這時工地上不再是恐懼的煙塵,只見路基上、山坡上、塔臺上、吊車上、推土機上、汽車上的中國人和肯尼亞“保定村”村民們歡呼聲如大海波濤滾滾,如地動山搖般沖擊力響徹云霄。一陣陣“中國,加(依)美”—“肯尼亞—”的聲浪早已掩埋了人們心中的疑惑和恐懼,這里變成了一片歡呼的海洋。肯尼亞國旗,中國國旗相映成輝,懸在天空的太陽格外的明亮,天特別的藍,樹特別的綠。

    第二天,肯方鬧事的代表主動找到我們領隊表示道歉。我們說,你們同意調解啦?他們說,同意按合同辦,是我們不對。因為我們的行為得罪了象神,象神發怒了,我們會受到懲罰的。我們看到肯方工人的誠意,同意和解。即刻派技術工人到護坡現場做施工技術示范,他們工作起來也認真了,賣勁了,熟練的每人每天可以完成10平方米的護坡。我們又采取當天計件發工資,更加激勵了他們的工作熱情,這樣一來,工程進度大大加快。一個月下來,肯方工人可以真正實現了自己收入達到92000先令的夢想!經過三個月的辛勤勞動,我負責計工的30多公里的護坡任務也順利完成并通過驗收,為“蒙內鐵路”提前一年半通車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蒙內鐵路”見證了中非友誼,中肯友誼,也見證了肯尼亞人民的勤勞、樸實、直率的個性和他們對中國人民的深厚感情。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