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网址

淮濱西湖 翠柳明春

2017-01-18

楊艷梅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詩經》里的楊柳泅染了時世聚散、人事悲歡。歷史的山水風月,在楊柳的陪襯下,演繹了不少或柔美、或剛勁的姿態。凡有建筑處,離不開楊柳;凡文獻記載處,也離不開楊柳;凡有水處,更見隨手栽植的楊柳。楊柳和水,越久越親密。楊柳和西湖,越久越清遠。
    西湖四周的楊柳,既大且多,而姿勢又各窮其態。入口處的兩株柳配著一道赭紅色的石拱門,威風凜凜,有一種浩蕩的雄風。湖畔的柳,綿枝垂垂,倩影凌波,不同凡品。環湖路的兩行楊柳,似聚似散、不多不少,遠看像一帶翠玉,近看像無數綠幔,暮靄晨曦、飛鳥流云都在這里起落。目之所及,都是詩意。淮河之畔,新城舊里之間,鑿這么幾十畝水域,長上數百株大小楊柳,風景就非常的柔媚,非常的飄逸了。這樣,就是碧水江南了。有了這湖,有了這些高大的楊柳,淮濱的情調就很不平凡。
    秋日里在西風下滿樹黃葉飄零、颯颯作響;冬天里在冰雪中,枯條搖撼,幽思渺渺。然而,楊柳是屬于春天的。在楊柳點綴的春天里,你是到淮河邊兜風呢,還是到蜷在家里聽曲呢?不用我猜,你一定會去西湖轉上幾圈的,愛轉哪兒轉哪兒,愛帶上誰就帶上誰。
    “雪意將闌,寒聲漸老。胞衣褪盡芳心小。畫中人醉水蒙蒙,平波鶴渡晴絲裊。暖風沉沉,關河杳杳。西子眉蹙菱花照。倚欄無語自銷魂,塵間處處憐幽草。”年初填的一闋《踏莎行.西湖游春》或許可以略抒對這湖、這柳的眷戀之情。我的朋友,不說是“每日更忙須一至,夜深猶自點燈來”,總有一周一次的機會讓你有機會在這里會面。碰頭的地點,大概是那座湖心的圓形小島。有時是獨自一人,有時是將兒帶女,有時挽著愛人的胳膊,你別以為我們是在虛度時光。即使什么都不做,靠著木質護欄,迎水風習習,望白云悠悠,西湖不一定是文人墨客的西湖,也足夠享受一下了。
    或許還會對著身邊嫩柳春水,念出幾句道白:“一水迢遙,別來無恙?”“三秋縹緲,未免有情。”朋友便說,梅子最有詩意。我明白,這是說兒女情長、多愁善感。尤其是這個梅字。舉目看四圍的楊柳,矯逸昂然、于金紅色的云行外,煨著淡黃色的葉子。白鷗三三五五繞著少年宮的尖頂翩躚,倦了,站在伸出粗壯手臂的老枝干上。水里“嘩啦”聲響,紅質黃章的小魚,非鯉非鯽,飛快地從容而過。長約尺許,首尾畢顯。
    如果春陰漠漠,約友游湖,可臨風吹笛。四周綠暗,煙柳迷離,然而湖水不波,觀之洞明如鏡。碰巧大風突起,湖水粼粼,遍生紗皺,沿湖楊柳,有搖蕩不自持、拂欄而過者,有纏綿難離分、忽忽如狂者。若有皓月窺人、清波泛影,你真會覺著春日楊柳的可愛。假如,你有個如花似玉的紅顏伴著,兩個人肩并肩走著,探討一點詩詞歌賦,閑話一段天南海北,把南方的鄉間俚曲用渾厚的中原嗓音呢噥一通。月影如繪、柳枝瑟瑟,此外萬籟無聲。這時,我還需要往下寫嗎?
    自然,我還是要說的,何必杭州。生活在淮濱,湖水涵蘊了城市的靈性,楊柳蓄積了人們的地氣;有湖始有柔情,有柳方動相思;西湖贈與我們空靈,楊柳施與我們清幽。何須論桃花流水杳然、油壁香車不再。每當新雨初霽,豐柳倒影湖中,遂令湖水似青非青,似藍非藍,閑步環湖路,眉翠如描,淡煙微抹,此時披襟當風、胸懷如滌,臨水顧影、須發皆綠。憑欄獨立,豈復人間?

Powered by